黑天鹅效应(英语:Black swan theory)是指极不可能发生,实际上却又发生的事件。主要具有三大特性:

  • 这个事件是个离群值(outlier),因为它出现在一般的期望范围之外,过去的经验让人不相信其出现的可能。
  • 它会带来极大的冲击。
  • 尽管事件处于离群值,一旦发生,人会因为天性使然而作出某种解释,让这事件成为可解释或可预测。(此非要件,只是解释人类现象的一环,仅满足前两者即可称之黑天鹅事件)

典故

在18世纪欧洲人发现澳洲之前,由于他们所见过的天鹅都是白色的,所以在当时欧洲人眼中,天鹅只有白色的品种。直到欧洲人发现了澳洲,看到当地的黑天鹅后,人们认识天鹅的视野才打开,只需一个黑天鹅的观察结果就能使从无数次对白天鹅的观察中推理出的一般结论失效,引起了人们对认知的反思-以往认为对的不等于以后总是对的。“黑天鹅”隐喻那些意外事件:它们极为罕见,在通常的预期之外,在发生前,没有任何前例可以证明,但一旦发生,就会产生极端的影响。

特性

较高频率
罕见和不可能的事件出现的次数比人想得还要多。人的想法通常受限于其所见、所知,和设想来假设。但是,实际的情况比人认知的更复杂、更不可预知。此外,当“游戏规则”本身变更时,一般情况的相关假设是相关性低的不正常情况。

这是一种肥尾现象,也就是统计学的常态分配图形中两端出现机率较低的扁平尾部,在现实社会中出现的机率其实比较高,实际图形的两端尾部比标准常态分配图形中来的厚。

重大影响

极端事件发生时影响很大,例如911事件。互联网及其各项的影响,超乎预期,并有显著的影响的发展。极端事件的影响将更高,因为它们是意外。

有限的人类知识

为什么人们往往忽略罕见的事件? 部分由于人类在大多数情况下是无知的—突发事件的影响远超出人们所能想像的程度。塔雷伯认为,所谓“我们知道”,在许多情况下都是幻觉—人类倾向于认为自己知道,却缺乏一个稳固的基础。而“我们并不知道”这说法源远流长,至少从苏格拉底时代已有。

同样地,对于那些认为某人创造的著名的科学成果,塔雷伯则认为,科学并不是把世界变得虚拟,只是”发现”一些都是已知的事实。

并非所有专家都名副其实

塔雷伯也质疑专家的权威。科学后面的“真实”只限特定地区或特定方法。在许多地区拥有一个学位与展现科学家的自我并非等价意义。事实上,权威是可以扼杀实证经验的,那么多次已被证明有一个健全的基础的准确性。

叙事的谬误

另一个问题是叙事谬误,它是指我们倾向于为了达到一个目的而构建一个围绕事实的故事,但当有人开始相信这则故事,是可以真实存在之时,他们就有可能犯错了。